参阅特种兵步枪百米30发速射仅需11秒弹无虚发

19
05月

威武的特种兵。摄影:史成浩





喊着口号踢正步。摄影:史成浩





整齐的排面。摄影:史成浩





  人民网军事在线北京9月17日电 (张玉珂、卢鹏)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一支上天是雄鹰,下海如蛟龙,入地似猛虎的神秘方队将首次踢着正步走过天安门,这就是――特种兵方队。

  特种兵“特”在哪里?“义胆忠诚的豪气,舍我其谁的霸气,蓬勃向上的朝气,无所畏惧的勇气,敢打敢拼的杀气。”近日,国庆阅兵徒步方队特种兵方队政委赵泽民大校为记者揭开了这支组建近20年的部队的神秘面纱。

  记者:特种兵对大家来说还是比较陌生和神秘的,能否简单地介绍一下?

  赵泽民:1990年海湾战争以后,中央军委确定了新时期战略方针。在这一大背景下,中国开始组建特种部队。我们这支特种部队就是在这一时期组建的,曾完成“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武、国家反恐演习、2008北京奥运安保支援等重大任务90余项。

  简单说,特种部队就是特种作战部队。特种作战自然是先侦察,后作战。对特种部队来讲,这种侦察不仅仅是本部队的作战侦察,它还包含着为首脑机关提供决策依据的侦察。

  以前,大家只是偶尔在新闻媒体和影视剧中了解一些“蛛丝马迹”,比如《冲出亚马逊》、《士兵突击》。这些影视剧中都有特种兵的影子,但反映的不完全是特种兵。今年国庆阅兵,大家将亲眼目睹中国特种兵走过天安门广场的排山倒海之势,领略中国特种兵“义胆忠诚的豪气,舍我其谁的霸气,蓬勃向上的朝气,无所畏惧的勇气,敢打敢拼的杀气。”

  记者:特种兵组建了近20年,为什么第一次在国庆大阅兵中亮相?

  赵泽民: 这次特种兵正式组队参加首都国庆阅兵,标志着特种部队正式公开亮相,将一个新型兵种呈现在世人面前。在人民军队中,就工程兵、通信兵、炮兵、装甲兵等兵种而言,特种兵是“小弟弟”。虽组建近20年,但在所有兵种中是最年轻的一个兵种。

  从1949年到1984年的历次大阅兵,当时都还没有这个兵种。1999年国庆首都阅兵时,这支部队虽然已经组建近九年,但还处于发展建设期,是一个“稚嫩”的兵种。现在经过近20年的建设,这个兵种已经成熟,成为人民解放军中的拳头和尖刀部队。特种部队第一次亮相,既是特种兵发展完善的结果,也是人民解放军走精兵之路,不断改革建设的必然结果。

  记者:特种兵在训练正步有哪些困难?

  赵泽民:新一代的特种部队训练大纲明确规定,特种兵正步训练为选训科目。特种兵训练有专门的训练大纲,对官兵素质的要求是全面的。与擅长齐步、正步训练的兵种而言,踢正步无疑不是特种兵的优势,训练中的困难是显而易见的。当然,我们这支在地面擅长独立作战,在空中能够跳伞,在水中可以潜水、泅渡的部队有它的整体素质所在,“隔行不隔山”,自然也能一一克服这些训练困难。

  记者:你们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的?

  赵泽民:特种兵行动的战斗动作一般是弯腰、弓腿,八字脚前行,像猫一样行进,速度很快,脚步很轻。即使停止前进,一般也是弯腰弓腿,随时做好出击的准备。这种姿势,既有缩小目标,尽可能减少敌人攻击可能性的考虑,同时又有做好随时冲击的准备。

  在阅兵训练场,抬头、挺胸、收腹,两腿笔直,是基本的队列要求。为了解决腿弯的问题,战士们把腿绑起来训练,睡觉前的军姿站立训练也继续绑着。为了解决弯腰问题,晚上睡觉不枕枕头。

  特种兵平时训练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弓腰叠步,轻巧前行。但阅兵训练站军姿要求纹丝不动,走正步上体不变形,下体不晃动。为此,战士们在立定、站军姿时拉上线,这样慢慢就不动了。为了练习眼神,特种兵方队队列侧前方45度,有一面3米高的小红旗,引导着所有战士的眼神。

  战士们练得很辛苦,也很认真,有的战士训练结束后还偷偷练。最近我们了加强耐力训练,每天每个队员要走5公里正步,10公里齐步,最多的达到18公里。天安门东西华表距离96米,阅兵时都要正步通过。训练中,我们一次综合训练就要求战士踢200米以上的正步,这样才能保持排山倒海的气势,以震撼人心。

  记者:在我们这支方队里有哪些特殊本领的队员?

  赵泽民:那可多了呀。李海龙是优秀的狙击手, 100米打五角钱硬币,200米打苹果,300米打直径15厘米的盘子, 800米打模拟人体目标……百发百中。更厉害的是步枪100米30发子弹速射,只需要11秒,而且弹无虚发。对于特种兵来讲,作战只能胜利不能失败,只有第一枪没有第二枪。

  梁鹏举是动力飞行器的优秀驾驶员,侦察实验技能非常高,空中不易引起人们的注意。

  马廷杰驾驶技术很高,可以在一米高的两根钢梁上驾驶野战车顺利通过。

  蒙古族战士赛音图是通信兵,班组有线架设5公里只用23分钟,徒手攀爬、固定线只需38秒。

  范文博是个大学生,在校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是研究黑客攻击的高手。

  记者:能不能说几个阅兵村中关于特种兵方队的有趣小故事。

  赵泽民:穿门而过,穿窗而过是特种兵的基本技能。“唰!”一下进去了,“唰!”一下又出去了。在阅兵村是不允许战士们穿窗而过的。一次炊事班一名战士给会议室送水果,为了快捷,“唰”一下从窗户中进来了,让客人吃了一惊,我连忙解释,制止他们别这样。

  一次晚上放电影,可3米多高用来吊幕布的绳子断了,其他方队战士们四处寻找梯子,而我们的特种兵飞身上杆,徒手就把幕布的绳子拴好了,在场的其他方队队员热烈鼓掌。这样的小故事还真不少。

  记者:我们的特种兵战士平时又是如何训练的?

  赵泽民:特种部队是全训部队,共同科目训练结束后,要到专用训练场进行特殊专业训练。由于训练难度大、要求高,各级严格按规章制度办,按操作规程办,按科学规律办,训练组织严密,方法科学适当,确保官兵在安全的基础上提高军事技术。当然,对官兵要求是全方位的,我们的目标是争当智勇双全的指挥员和战斗员。根据任务和要求,官兵还经常开展沙盘推演模拟演练,化妆侦察训练等。

  记者:你们的武器装备是什么?

  赵泽民:目前的特种兵装备,可以说是集全军部队先进武器装备于一身。单兵武器装备,也是根据作战任务配置。这些武器装备可以完成多种特殊任务,既有射穿敌人喉咙的微声冲锋枪,狙击步枪,也有斩断毒蛇的刀具和攀爬的必要工具。当然,各分队都装备着快速行进的各种越野车,实行突击战斗的各种轻重武器。

  记者:在没有战争的年代会不会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遗憾?

  赵泽民:我们希望作战,但我们更希望和平。部队的真正价值就是在保卫和平。我们练就过硬的本领,做好随时作战的准备,这是军队的职能要求所决定的,也是完成其他多样化任务的基本条件。这就是“仗可以一日不打,兵不能一天不练”。具备很高的素质,既是战斗力,也是威慑力;威慑力也是战斗力,它同样可以抑制战争。我想,这就是“英雄用武”的方式。